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一带一路”气候格局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72  更新时间:2017/5/17 19:33:09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用气候的视角探索“一带一路”的奥妙,发现“丝绸之路经济带”与西风带急流轴周边罗斯贝波(Rossby Wave)的传播相一致、“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热带海洋区域大气季节内振荡的传播相契合。我们来分析“一带一路”气候格局,以期增进全社会对共建“一带一路”气候背景有进一步了解,分享气象灾害风险管理的经验和成果,增进各国防灾减灾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合作,为携手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一带一路”气候格局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要气候类型有:中南半岛主要属热带季风气候,马来半岛属热带雨林气候,印度尼西亚属热带雨林气候,菲律宾北部属海洋性热带季风气候,南部属热带雨林气候。

南亚大部分地区属热带季风气候,一年分热季、雨季和旱季,全年高温。东亚是世界上季风气候最典型的地区,其特点是夏季炎热多雨,冬季温和湿润,降水的季节变化和年际变化大。西亚主要的气候类型热带沙漠气候和温带大陆性气候。

欧亚大陆腹地,属于典型的温带沙漠、草原大陆性气候,年降水量多在100~400毫米,总体呈东部和西部少、中部多的空间分布特征。

中东欧地区,处在温带气候带,西部部分地区为温带海洋性气候,东部为温带大陆性气候。

非洲的气候主要可以分为热带雨林气候、热带草原气候、热带沙漠气候和地中海气候(夏季炎热干燥、冬季温和多雨)四个类型。

      “一带一路”沿线大部地区气温呈增加趋势,且冬季增温幅度高于夏季;降水也呈增加趋势,仅在欧洲东南部、东非、中国中部、印度等地呈下降趋势。北线及北极航道冬季为寒冷气候,南线多为热带亚热带气候。

       丝绸之路北线地区年平均气温为10~15℃,冬季基本为寒冷气候,气温在-5~0℃之间,夏季平均气温达到20~25℃;南线地区除欧洲外,其他地区多处于热带和亚热带,年平均气温在20℃以上,夏季可达30℃;北极航道地区冬季为寒冷气候,年平均气温由东向西逐渐升高,由-10℃以下升高至0℃以上,夏季平均气温为5~10℃。

       大部地区气温均呈现增加趋势,且冬季增温幅度高于夏季。中亚地区气温增幅较大,冬季增温趋势可达0.1℃/年,其他多数地区在0.06℃/年以下。北极航道地区冬季气温在西伯利亚东部呈下降趋势,在其他地区均为上升趋势;而夏季和全年气温均呈现上升趋势,增幅多在0.06℃/年以下。

      除东南亚和欧洲较湿润外,其他地区为干旱半干旱气候,年降水量在100毫米以下。

  • 丝绸之路北线东段为干旱半干旱气候,年平均降水在50~100毫米之间;

  • 中段地中海式气候特征明显,冬季降水多于夏季;

  • 南线的陆地区域,除东南亚地区为湿润气候,年降水量可达1000毫米以上外,非洲地区以干旱气候为主,特别是北部沙漠地区的冬夏季降水量都低于10毫米;

  • 北极航道东段气候较干燥,冬夏季降水量均小于100毫米,欧洲地区气候则较湿润。
    沿线大部地区降水呈现增加趋势。但在欧洲东南部、东非、中国中部、印度等地呈下降趋势,其中在北极航道东段和中段部分地区、挪威北部呈现较弱的减少趋势。

       从降水季节变化趋势来看,丝绸之路北线的新疆东部和中亚地区的冬季降水呈减少趋势,其中中亚地区冬季降水减少趋势可达0.04毫米/年;中国中部和东欧夏季降水呈减少趋势。南线冬季降水基本呈现增加趋势,但在南欧和北非地区呈现减少趋势;夏季降水在南欧、东非和印度呈现减少趋势,其中印度部分地区减少趋势可达-0.3毫米/年。

 

     “一带一路”沿线多数国家经济欠发达,抗灾能力弱,自然灾害是“一带一路”重大基础设施建设与区域可持续发展的重大威胁。


       尽管近30年因自然灾害死亡的人数有所减少,但自然灾害数量急剧增长,生活在灾难易发地区人口总量上升,仍导致经济损失逐年大幅递增。1995-2015年,全球前十个因气象灾害受灾的国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占了7个,可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不仅是灾害风险很高,而且是灾害损失很严重的区域。

“一带一路”未来极端事件预估

“一带一路”沿线区域在21世纪末增温明显,降水增加。全球变暖背景下,“一带一路”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平均气温在21世纪的近期将比1986‒2005年增暖0.5~2℃,21世纪末期平均气温增暖幅度则会达到1~3℃。


在温室气体排放浓度较高的情况下,处于高纬度地区的北亚和东欧地区的平均气温在21世纪的后期(2080‒2099年)比1986‒2005年将会上升6℃以上,东亚地区将会增暖5℃左右,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的增暖幅度较小。大部分地区降水将增加,尤其是处于高纬度的北亚区域降水增加明显。

 

“一带一路”区域未来极端气候事件发生的频率和强度将会增加。


  • 21世纪近期(2016‒2035年),中亚、西亚、东欧和东非的极端最高气温将会比目前上升2℃左右,21世纪末(2080‒2099年)将会上升6℃左右,未来高温热浪风险发生的主要区域在中亚、西亚、欧洲以及中国的东部地区;

  • 极端最低气温的上升幅度比极端最高气温的上升幅度要大,这就减小了这些地区昼夜温差,将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影响;

  • 连续无降雨日数在东亚、北亚的东部地区将会减少,而在中亚、南亚和东南亚以及北亚的西部增加最明显,这将会导致这些地区水资源的短缺,尤其中亚地区现有的水资源紧缺压力和气候变化导致的该地区气温升高和降水减少二者叠加,将加剧水资源短缺和分配不平衡的问题,使得中亚在未来的几十年中将变得更加暖干化,对水资源的需求更大。


预计在21世纪中叶前,位于非洲东北部的国家和南亚,暴雨天气将明显增加,而中欧地区发生干旱的频率和强度都较过去有所增强。

“一带一路”气候安全建议

气候一个国家国情的重要组成部分,既是自然环境,也是自然资源,因此,复杂多变的气候条件将对“一带一路”建设能否顺利实施产生重要影响。


在“一带一路”实施过程中,需要不断提升对气候规律的认识水平和把握能力,坚持趋利避害并举、适应和减缓并重原则,主动顺应气候规律,合理开发和保护气候资源,科学有效防御气象灾害,积极维护气候安全。


我们愿意将灾害风险管理方面发展形成的经验和基础,与各国的发展意愿和国情特点结合起来,以共建“一带一路”作为重要契机和合作平台,促进各国加强防灾减灾能力建设,提高共享共用水平,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双多边合作,为各国携手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美好愿景而努力。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